《别闹,薄先生!》沈繁星_第2223章 我爱你(大结局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《《别闹,薄先生!》沈繁星》在app上更新更快,无广告,人工智能推荐好看小说,下载本站小说app。
点击下载
第2223章 我爱你(大结局)

第(1/3)页

叶清秋浑身上下漫过一阵冰冷,心底生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他怀里站起身,刚刚吹干的长发落在肩头,未上过任何颜色的头发将她白皙的脸衬的更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淡淡看着他,漆黑的眸看不清眼底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跟你在一起,任何形式上,我们要住在一个屋檐下,我们要睡在一张床上,临临要叫我爸爸叫你妈妈,我们三个要在同一个户口簿上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,顿了一下,“我们能不能结婚?你能不能嫁给我?我能不能娶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眸子晃了晃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厨房,刀子,血,抢救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再等了。”厉庭深神色很平淡,“所以是不是叶泽的命还上,你就会同意跟我结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盯着他看了良久,想要冷笑,却也只是扯了一下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跟个死人结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抿了抿唇,“……我们先办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办婚礼,然后你再让我守活寡吗?我告诉你厉庭深,不可能,你死了,我马上带着临临改嫁!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眉心顿了一下,眸子渗出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改嫁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死了你管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冷笑了一声,“你要是敢改嫁,我就是把阴曹地府掀翻了也得爬上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顿了一下,本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疯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气的脸色铁青,呼吸都不顺畅。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却伸手将她拉到了怀里,扶着她的腰让她坐到了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刚刚是同意要嫁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拢了拢眉心,“你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要改嫁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:“……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吻着她的腮帮,嗓音暗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垂着眸子,漂亮娇嫩的脸蛋绷着点儿劲,“我说的是叶泽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没说话,埋首在她的颈窝,轻轻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却抓住了他的手,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静静看着她冷冷淡淡的脸,声音有些发沉:“什么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够了!”叶清秋冷着脸重申,“你赢了好吗?我见不得你受伤,更见不得你死,你送进抢救室我在外面怕的要死。不就是结婚吗?结,我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薄景川说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舒坦,爷爷说死人永远没有活着的人重要。所有人都觉得,我矫情过了头,折腾来折腾去,把人差点折腾死我才知道害怕。他们一个两个活的都那么豁达通透,一个两个都觉得你爱我,没有人比你更爱我,旁敲侧击,明提暗点的想要让我放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他们说的都对。我矫情的要死,我端着拿着得理不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静静地听着,手放在她的背上,轻轻抚顺着,神色淡淡的开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我很不喜欢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被别人插手,更不喜欢你被别人说服跟我在一起。但还是很庆幸,只要有一个理由说服你跟我在一起,谁说,说什么,我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捏住了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掀眸淡淡看着她,“你当初说还爱我,我很开心,但也只是开心而已。三年前你也爱我,可你还是不要我。我现在只想要你跟我在一起,我没奢望你爱我,我爱你就够了。可如果你爱我是你可以继续跟我在一起的理由的话,我最是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闭上了眼睛,睫毛轻轻颤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表达了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一次的表达他想要跟她在一起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无论如何都不说,现在生怕她不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些话,又坦诚的让人又爱又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她爱他,对于他来说只是开心而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如果只是说些漂亮话,不是他,她也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坦诚大多数都逆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第一次做人,比不得他们通透,错与对,执拗与偏执,他们提点无可厚非,但也不是他们说什么,我就一定要认为他们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关原不原谅,我没有同情你,也不是因为你死缠烂打我只能选择妥协,我没那么多弯弯绕绕,考虑不了太多,我只是自己愿意,我想让自己过的更好,我还爱你,我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,更做不到跟别的男人睡一张床甚至还要做那种事情,我不想年纪轻轻就禁欲当寡妇,你有钱,有权,有能力,又爱我爱的要死,跟你在一起我只赚不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婚吗?”叶清秋反问,又点头,“你伺候得好我,养得起我,我闹脾气耍性子你经得起折腾,做得到,那我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抚着她背部的手顿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转眸看他,“怎么?做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眸色深黯,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你伺候好,养得起你,闹脾气耍性子经得起你折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挑眉,“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将她紧紧抱住,再次埋首在她的颈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要求再高一些,再多一点,不然我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想起来再说,不安心就不娶了是吗?那你随便,放开我,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伸手推他,却被他抱的更紧,低哑沉闷的声音从她的颈窝中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还提叶泽哥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那我不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又抱紧她,“……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敛眸,“松开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顿了一下,没松开她,盯着她的眼睛,“你今天下午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禁欲两个月了,需不需要我伺候伺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身子一僵,脸色猝不及防变得通红,一把将他推开,爬上了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月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三年都没事!你滚!自己身上还有伤你是疯了吧厉庭深!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转身追过去,“我可以用其他办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掀起被子捂住了脑袋,沉闷愤怒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就从床上滚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男人,给点颜料就开染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纯黄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叶清秋还在熟睡,他跟厉庭深要结婚的消息便席卷了整个互联网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厉庭深赖在这里,临临起床的事情她就没几次亲力亲为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她故意偷懒,因为每天看到姑姑和厉庭深两个人争着抢着照顾临临,冰碴子,火花呲呲的往外冒,她索性就不参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落得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醒过来的时候,厉庭深没在旁边,她伸个懒腰,靠在床头,转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懒洋洋的刷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跟厉庭深结婚的信息满天飞,惺忪松软的眉眼蹙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下楼找吃的,厉庭深大概是算准了她下楼的时间,人刚刚出现在了楼梯口,厉庭深就站在楼下,望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餐厅坐两分钟,早餐马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餐厅坐下,叶清秋手肘撑在桌面上,懒洋洋地看着厉庭深从厨房把早餐给她端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网上好多我们要结婚的消息,是你做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消别人对你的觊觎。”厉庭深坐到她旁边,拿起旁边的鸡蛋,磕碎了给她剥壳,“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拿起餐具,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将剥好的鸡蛋递到了她嘴边,她张嘴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厉庭深把一整颗鸡蛋都喂给她吃完,她才又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把结婚证补了就好,婚礼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眸子微微敛了几分,伸手拿起旁边的餐巾纸,细细擦着骨节分明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餐厅里长时间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叶清秋把早餐吃完,放下碗筷,厉庭深起身收拾餐碟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突然开口:“我们在一起就好不是吗?说起来也只不过是一种形式,不是那么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手里捏着餐盘,站在原地静静等着她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当年你找的婚礼策划,他们没觉得你当年觉得婚礼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顿了几秒,没想到他速度这么快,居然已经找了婚礼策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是当年,年纪小,满是虚荣心,婚礼前所未有的盛大精致……就想昭告天下我跟你结婚了,现在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清秋。”厉庭深突然开口打断了她,“没有哪个女人不想要一场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笑了笑,“沈繁星不也没举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薄景川会少得了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薄景川那样宠爱沈繁星,那场订婚他都赶了回来,又怎么会缺她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懒得折腾,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,婚礼就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坚持,终究物是人非,她的婚礼,注定不完美,又何必要让自己强颜欢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在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取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态度很强硬,根本容不得人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沉默了半天,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转身就进了餐厅,那落寞的身影让叶清秋胸腔涌出一阵酸涩,莫名更多了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转身走进厨房,走到正在洗刷的男人身后,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一会儿先去把证领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身子微微一僵,黑眸静静盯着流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领了证我就搬进婚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断退让,想要安抚他的心思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年买的四件套你是不是都给我用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才终于找到干净的毛巾,擦干手,转身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清秋笑了笑,“我来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庭深似乎很少看到现在的叶清秋在他面前这样笑过,眉眼温软,眼底里都盛满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俯身吻了吻她的鼻尖,低声淡淡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厉庭深带着叶清秋去把证领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民政局门口围满了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尖锐的问题一个接一个,凉絮儿的问题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肖楚早就派人将厉庭深和叶清秋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是难挡记者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厉总,恭贺新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您跟叶小姐的婚礼,什么时候举办?在哪里举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婚礼会不会邀请媒体参加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几家媒体会选择得罪厉庭深,既然凉絮儿的问题不能提,那问些喜事总是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厉庭深的脸色却有些阴沉,明明得偿所愿跟叶小姐复婚领了证,但脸色却没有一点喜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反,倒是叶清秋,漂亮明媚的脸上始终是浅浅淡淡,却不难看出很开心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大家的祝福,复婚而已,婚礼没必要举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可是当年,你们好像没有来得及举办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biqugeg.com
小说app上更新更快,人工智能推荐好看小说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