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把年华赠天下_番外 依然不悔(1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《且把年华赠天下》在app上更新更快,无广告,人工智能推荐好看小说,下载本站小说app。
点击下载
番外 依然不悔(1)

第(1/3)页

  枳壳陈皮半夏齐

  麻黄狼毒及茱萸

  六般之药宜陈久

  入药方知奏效奇

  ……

  一道清浅悦耳的女声,从“墨家九号”里传来,犹如天籁,响遏行云。

  永禄五年,冬。

  大晏新京顺天府,新皇城。

  冬季的雪花簌簌飘下,彻骨的寒冷,银色的妆面,裹住这一片被赋予了不同政治意义的城郭与层层叠叠的宫闱红墙。四野的北风,“呜呜”的呼啸声,像山坳子里饿了许久的野兽在争先恐后的嚎叫,令人心生胆怯。然而,前方那一座独立在后宫且被夏初七命名为“墨家九号”的医药庐,却绿意盎然,显得温暖而惬意。

  甲一并不知道夏初七为什么要给医药庐取这么古怪的名字。

  墨家九号……这个名儿,曾让无数人猜测它的喻意。

  可夏初七从来不解释。慢慢的,墨家九号——这个皇后娘娘的医药庐,就变成了大晏后宫最神秘的所在。

  踏过一条狭长的青石板路,穿过被积雪压着还在风中“沙沙”作响的小竹林,甲一快步入了药庐,在宫人的引领下,从结了珠帘的回廊进去,便闻到一股子淡淡的中药草味儿。

  他站定在门边,静静的。

  屋中的小妇人绾着别致的发髻,半垂着头,嘴里念叨着《六陈歌》,手上拿了一个桐制的药杵,把案几上的药臼捣得“咚咚”作响。她像是在制药,更像在玩着某种得趣的游戏,白皙的脸蛋儿上,晕出一抹红润,比巧妆阁的浅粉胭脂还要美好,也让她显得格外真实。

  她是活着的。

  她活着便是好的。

  这样的认知,让甲一僵硬的脸上浮出一层微笑。

  当甲一还不叫甲一的时候,他是夏弈,而面前这个身为皇后却不着盛装的小妇人,是他唯一的妹妹。在他更小更小的时候,他并不太喜欢他的妹妹,尽管她很乖巧,乖巧得像一只需要人保护的小动物,黏着他,贴着他,可他就是不喜欢她。

  原因是他的父亲太喜欢她。

  “弈儿,妹妹比你小,你要让着妹妹。”

  这是母亲在世时,常常教导他的话。

  “可是娘亲,父亲为何喜欢妹妹,不那么喜欢我?”

  这是小时候的夏弈常问母亲的话。

  “傻瓜,你是父亲的儿子,父亲怎会不喜欢你?这便是儿子和女儿的区别了。女儿将来是要许人家的,不能一辈子和父母在一起,父亲自然会惯着她多些。儿子却要承继宗嗣,背负家族兴衰荣辱,我与你父亲今天都得指着你呢,怎能惯着宠着?父亲爱你,当然会对你严厉了。”

  那时的母亲,总是笑容满脸的向他解释。

  他一知半解,信了母亲的话,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。

  严格来说,父亲对他不错。他会板着脸督导他的功课,会严厉批评他的不足,也会赞许拍他的头,却不曾因为生气动过他半根手指头。小孩子都有顽皮的时候,可不论他做了多大的错事,不论他惹得父亲有多么生气,甚至好几次他都做好了挨揍的准备,但父亲高举的拳头,却永远不会揍下来。

  他感受得到,父亲是在忍。父亲不想打他。

  这个“不想”,却非因为爱,而是因为不爱。

  不爱,并不代表父亲对他不好。只是他的“好”,与对妹妹是完全不同的,无论他多么努力,与父亲之间似乎永远隔了一层淡淡的疏离。尽管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时隔三十年才揭晓,尽管此时的他完全能理解夏廷赣为什么不好管教他,也无法真正用心的去爱他,但他仍然觉得遗憾。

  于他而言,太子赵柘这个名字,只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爷,距离他的世界很远。夏廷赣却是被他当成父亲一般崇敬和爱戴过的男子,深刻的铭记在了他的脑子里。他心里的父亲,尽管是武夫出身,却有学识,忠诚、正直、勇猛,是大晏名将,是受皇帝恩宠和百姓爱戴的开国功臣。从甲一记事起,父亲便是神一般的存在,是他想要成为的那种男人。

  而这种崇拜,也成为了在父亲放弃他的生命之后,他永远无法释怀的噩梦。

  小时候的夏弈不喜欢妹妹,却喜欢有妹妹在的场合。

  每每那个时候,父亲就会变得更为慈祥可亲,他们的家也就显得更为温馨和美。父亲会把妹妹抱到膝盖上,给她讲他南征北战的故事,在他和暖的声音里,眉毛和胡子都在阳光里轻轻跳动。小小的夏弈那时总是低着头,默默坐在他的身边不远处看着,看妹妹兴致勃勃地扯父亲的头发,听父亲呵呵轻笑,看父亲不再严肃的面孔上,闪动着的父爱光芒……

  他总是看得入神,甚至看得有些贪婪。

  便是如今仅存的幼时记忆里,他最真切的渴望也是……希望父亲也这样对他笑。

  每当这种时候,母亲的脸上,总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。

  小时候的甲一,永不明白母亲的表情是为了什么。

  在“魏国公案”案发之前,母亲的身体其实就已经不好了。那些日子,父亲很是焦灼,与他一样,整日整夜地陪在母亲的病床前,端药倒水,伺候得无微不至。反倒是妹妹,仍然在傻傻的为了赵绵泽而忧伤,关注母亲更少。她似乎没有发现,他们以美艳冠绝京师的母亲,脸色蜡黄而憔悴,头发干焦也凌乱,便是额上和眼角都有了细细的皱纹。

  父亲是爱母亲的,甲一看得出来。他很爱,很爱。

  母亲……似乎也是爱父亲的。但凡是父亲的事,不分巨细,母亲都当重要的大事来办,贯穿她一生的琐碎事务,几乎都是在围着父亲打转。而且,母亲对父亲的包容与体谅,更不是寻常人家的主母可以相提并论的。甲一记得很清楚,在他七岁那年,父亲有一次出门小半月才回来,他告诉母亲说,他在外面养了一个外室妇人。

  身为儿子的他,得知此事,心里紧张了起来。

  宠妻灭妾的事儿,他常有耳闻。

  他怕父亲宠上了外室,慢待了母亲。

  那么……他这个原就不受宠的儿子,能得的爱就更少更少。

  可他没有想到,母亲并无半分不快。不仅大度的建议父亲把他的外室妇人接回府来安置,还喜逐颜开地在后院腾了一处最为宽敞明亮的院子,差了下人洒扫,添上崭新的家什,像是要为父亲迎娶新媳妇儿那般热情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大度的母亲……却让父亲出离的愤怒了。

  他再次拂袖而去,这一回整整两个月,没有回来。

  再回府时,他身边并没有外室妇人,他还是那般日复一日的疼爱着母亲,母亲并不问他什么,微笑的接纳了他,两个人和好如初,像是从来没有过介蒂一般。他的妹妹夏楚,也是在这之后才怀上的。

  母亲过世的那一日,正是魏国公府被抄家那日。

  那个时候,正是雷雨季节。早上他睁开眼睛时,母亲已经不行了。

  她时而昏迷时而苏醒,意识似乎混沌了。

  她认不出他,也认不出父亲和妹妹,嘴里反复念叨的一个词儿,是“乌衣巷”。

  甲一知道,母亲和父亲是在那里认识的。

  当时他觉得母亲是在念叨与父亲的初识,那是父母相爱的铁证。

  可父亲却拍着母亲的手,面色阴沉的叹息,“这是病糊涂了么?啥时候的老皇历了,还念叨做甚?”

  他一直不理解这句话,直到若干年后,当他做了锦衣卫指挥使,查询了一些档案资料,方才知道,母亲不仅在乌衣巷认识了父亲,也是在那里识得的太子赵柘。这时回想起来,他不由生出疑惑,母亲在弥留之际念着“乌衣巷”时,想念的人到底是赵柘,还是父亲?

  但这个问题,他已经无法求证。

  那一天,当他听见第十四声惊雷响起时,母亲闭上了眼睛,与世长辞。

  魏国公府紧跟着也遭了大劫。

  妹妹却只知道哭,她是什么都不懂的,她甚至还期望着赵绵泽会帮助他们,跑去跪在东宫外面的青石板上整整一天一夜,额头都磕破了,也不知悔改。这个比他小了近八岁的妹妹,一直这么傻。

  想到妹妹的年纪,他又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一件事。

  那会儿,他还曾经问过母亲:为什么在他之后,她会时隔那么多年才又生养了妹妹?小时候的他,自恃聪慧,时常想别人不能想。他记得,母亲笑着回答他说,“那是因为父亲太爱你,怕有了妹妹会分去对你的爱。”

  妹妹的存在,确实分去了他的爱……本就不多的爱。

  可惜妹妹得了父亲那么多的疼爱,却不成器。在他看来,她蠢、笨、傻、粗心大意……从来不懂得看人脸色。但妹妹也善,她看不出来他根本不喜欢她,有了吃的、有了玩的都会想着他这个哥哥。当然,她有什么需要,也会毫不犹豫地向他撒娇要求。

  她说,“哥哥你快看,那树上有鸟窝,我想看看里面的小鸟,哥哥你带我爬上去可好?”

  她说:“哥哥你站在这里不动,我把你堆成雪人可好?”

  她说:“哥哥,三姐头上那个珠花真好看,等你长大了有钱了,给我也买一朵可好?”

  这样子的妹妹,常常让他无措。

  他对她嗤之以鼻,可也总会照办。

  他厌恶那样的妹妹,也厌恶那样的自己。

  可不管他如何冷待她,她还是老样子,看见他就会跑过来,有了要求就会肆无忌惮的找他。也正是这样的妹妹,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之外,唯一的一个亲人。妹妹对他的好是真的。慢慢的,他对她也是真正的好了。

  妹妹很笨,不会绣花,不会官家小姐会的一切才艺,但妹妹的字却写得极好。那是一手漂亮的颜体,是他一笔一画亲自教出来的,就像她的性格,绢秀、细致,柔弱……以至于在锡林郭勒再次见到夏楚之时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写得那样一手颜体的妹妹,为什么笔峰变得那样粗糙,不仅时常写别字,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。

  他知道妹妹在锦城府受过伤,忘了一些事情。

  可忘了事……连字也会写变?

  不仅字写变了,还无端获得了那么多的本事?

  不仅有许多本事,她甚至连性子也变了,不爱赵绵泽了,却爱上了赵樽,以前平和懦弱的孩子,居然光芒四射,豪情万丈,有时候比男子还要爷们儿,会大大咧咧,没心没肺的笑,也会弯弯绕绕,阴谋诡计的玩。因为他是她的哥哥,赵樽派他跟着她,跟了许久,也几乎掌握了她一点一滴的生活琐事,让他完全有理由相信——他的妹妹,其实不再是他的妹妹了。

  可她不是夏楚,她又是谁?

  她常说,“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?怎么这么面熟?”

  这句话被她挂在嘴边,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这也证明,她心里是有过他存在的。

  也就是说,她确实是他的妹妹。

  是不是妹妹这个问题,困惑了甲一数年,也让他研究了她数年。

  可越是研究,他越是心惊胆战……那个女子,分明就不是夏楚,而是有着另外灵魂的人。

  从锡林郭勒到阿巴嘎,她深冰取鱼,她治疗伤兵,她收拾李娇,她诓骗银子,她撮合李邈与哈萨尔,她巧计破营,她智擒何承安,她夜入阴山……她的身上,根本就没有半点夏楚的影子。可是他却只能把当成是夏楚,忽略掉心里不知何时生出的微妙旖旎。

  阴山之危后,赵樽“故去”。

  那是一段几乎只剩下他与她的日子。

  他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边,影子一般的存在。

  她的喜、怒、哀、乐,都被他看在眼底。

  那般坚强的她,是他同样坚强的理由。

  她曾靠在他的肩膀上,拿他的衣袖擦眼泪。

  “我才不会哭,我是在笑。没了赵十九,我一样会笑。”

  一样会笑的她,烙在了他的心里……也最终让赵樽对他说出了那句话:“即便是你,也不可以”。

  他羞愧难当,却怎么也排遣不出那一些罪恶的心念。

  后来,她在金川门受伤,被传故去,又从花药冰棺中醒来……他却忽然有些害怕面对这个再次醒来的妹妹了。

  因为他不知道,如今的她,是曾经魏国公府唤他哥哥的“夏楚”,还是赵樽身边的“楚七”……

  “你来了?”夏初七抬头,便看到了僵在门边的甲一。

  飞鱼服、绣春刀……当东方青玄的惯有配置出现在甲一身上时,并没有违合感,却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。颀长的身姿、锋芒内敛,刻板,没有表情,半点无愧她曾经给他取的外号——机器人。

  “我说你杵在那儿做什么?过来坐啊。”

  甲一飘远的心神拉回,心已然宁静。他走过去,揖了一礼,无意看见她握着药杵的手指上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,心突了一瞬,便垂下目光,避开视线,严肃的回禀道:“不知娘娘叫微臣前来,有何要事?”

  他的样子太过生疏和客套,夏初七有些不适应。

  抬头随意一瞥,她撩他一眼,“没事儿不能叫你来?”

  甲一被噎住,没有吭声。夏初七呵呵笑着,眼波飞过,指向对面的青藤椅。

  “坐下说。”

  甲一没有说话,僵硬着脊背坐了下来,看向案几上贴着标签的各种药瓶,还有几本线装的书籍,那些书都磨毛了边,看得出来它的主人很是爱重它们,平常看得颇多……

  这些日子,她都是在这里打发时间的?

  皱了皱眉头,他收回视线,看她:“娘娘……”

  “哥……”夏初七打断他,把药末倒入药盅里,严肃着脸批评,“咱能不这么见外么?分明就是两兄妹,搞得这般生分做啥?”

  甲一微微垂眸,眼睫半遮视线,极为恭顺的样子。

  “不敢,你是皇后娘娘。微臣不见外,那是得杀头的。”

  夏初七斜着眼,不悦地瞪他,“甲老板,指挥使大人,非得逼我发飙还是怎的?”

  旧时的称谓,旧时的语气,让甲一目光浅眯,怔住,视线迎上她审视的眼。

  “……娘娘,微臣很忙。”

  他踌躇的语气,逗乐了夏初七。

  她不自觉轻笑出声儿,“是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biqugeg.com
小说app上更新更快,人工智能推荐好看小说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